山间一日行,让艾伯塔人爱上冬天

Zoey Duncan

Travel Alberta

Jul 14, 2019 - 3 阅读时长

20 分钟前,我还在木屋酒店里吃着炸薯条,浑身充满自信。不过,这种自信现在已经烟消云散了。天气很暖和,我才扫了一眼滑雪度假村的地图,就大摇大摆地去找我的朋友们。我穿着滑雪靴,别提多神气了。我告诉朋友们:“午饭后我要去坐一坐哈克贝利 (Huckleberry) 缆椅。”我的朋友们也刚刚学会滑雪,都想尝试一番。

当缆椅在山间缓缓升高时,我被震撼到了。这简直就是爬山了!过后还要再下山。缆椅离地面越来越远,速度越来越快,离云彩也越来越近,这完全超乎我的想象。这可不是早晨兔子山滑雪的加长版,而算得上是正统的滑雪了。

我今年冬天的目标就是体验一次正统的滑雪。作为土生土长的艾伯塔人,我觉得我必须学会接纳冬天,乃至期待冬天。另外,有些羊毛秋裤确实非常可爱,冬天一来正好可以入手。高山滑雪似乎是一个不错的起点,不但有挑战性,也算得上可行。我从朋友那里借来了滑雪裤,在卡尔加里 (Calgary) 的胜利体育中心 (WinSport) 参加了 90 分钟的双板滑雪课,非常实惠。

乘坐哈克贝利缆椅开心着陆

距第一堂课六周后,我坐上了城堡山滑雪场 (Castle Mountain Resort) 的缆椅,准备经受一次雪花的洗礼。幸亏我戴着厚重的新手套,才没人看出我有多么紧张。我的手用力抓住缆椅安全杆,指关节都没了血色,仿佛一股劲风就能把我吹到下面的皑皑白雪上。看到前面的一处冰隙,我才发觉自己可能有恐高症。虽然戴着橙色滑雪镜,我还是闭上了眼睛。我告诉自己 — 人恐高很正常。

最后,坐了 12 分钟后,就要走下缆椅了,但我觉得好像过去了 1,000 分钟,全身的每一块肌肉也都紧绷了 1,000 分钟,以至于站起来时,腿都不听使唤了。到了地面上,我脱掉了一只滑雪板。人们问我,是不是受到了致命伤害?我艰难地竖起戴着连指手套的拇指回答道,只是心灵创伤,伙计!

接下来是下山时间。我的速度非常慢。我努力克服重力,将滑雪板的边缘推向面粉似的白雪中,腿和臀部感到一阵阵灼热。我滑出了一道蜿蜒的下山路线,遇到缓坡就来信心,遇到陡坡就会怀疑人生;最终我发现,虽然过程紧张兮兮,但还是很开心。至于寒冷,我一点也没感觉到。

当我们到达山脚时,我既疲惫又高兴。身体稍微有点酸痛感。看了一眼我一直用来记录锻炼时长的智能手表,下山用了 28 分钟。真棒。

坐在红椅子上,你会发现自己身处大陆上最长的连续下滑路线的顶端。当然,你也可能觉得自己正站在只属于你的白雪星球上。

艾伯塔省旅游局/John Price

羽毛般的雪花

城堡山滑雪场因双板和单板滑雪而闻名。这里不但拥有省内最高的降雪量,而且还有着诸多其他闪光点。就在我完成缆椅大冒险的那个傍晚,我们要来一次星光下的雪上大脚鞋体验。这意味着,我们要再坐到哈克贝利缆椅上。这一次,我比上次要自信。毕竟我把眼睛睁大了一点。

到达山顶后,太阳刚开始落山,我们也要开始下山了。当我们踩着深厚的雪,在树木之间迂回行进时,向导告诉我们,下山要脚跟先落地,脚趾后落地,让雪鞋的鞋底钉扎入雪里。我照做了,结果鞋掉了。糟糕。我摘下心爱的连指手套,花了点时间正确地固定好雪鞋,这才再次上路了。

我们仿佛行走在打好的奶油里。我们小队及时抵达了一块空地。这是一处大约 50 英尺的斜坡,两边都是树木。有人建议跑下斜坡去。尽管我只体验了 25 分钟的雪上大脚鞋,但也清楚地知道,如果从山上跑下去,我会彻底玩完。不过最后,我还是决定接受这种结局。于是,在倒计时后,我们开始冲刺,同时有点疯狂地大笑起来。我立马就跌倒了,但摔落的过程就像缓慢地掉进羽毛里。在短暂的翻滚之后,我站起来再次出发,蹦跳着迈出更大的步伐,在距离一棵树 10 英尺的时候急停下来,心里开心不已。

这种雪上大脚鞋体验,你也可以拥有。欣赏美景,半路停下喝点红酒,吃点苹果派,然后再吃一顿五道菜的大餐。真不是开玩笑。

艾伯塔省旅游局 | John Price

体验雪上大脚鞋下山

在此之后,我就掌握了“少年大脚怪式”大胆步法。

自从走下缆椅后,我感觉自己从一个菜鸟变成了半专业雪上大脚鞋运动员。我没想到,雪上大脚鞋体验会如此令人兴奋。毕竟,冬季运动者总说它超级容易学,因为非常像是走路。不过,这次雪上大脚鞋下山难度更高一级。

这才在冬天的山上度过一天,我就已经等不及要宣布了:我爱冬天!当你跳进严寒之中寻找欢乐时,寒冷便不是你的敌人。有了多穿的一层毛织衣服、厚重的连指手套和新宠滑雪镜,我认识到户外运动不只是为了别人,也是为了我自己。

篝火晚会的甜蜜时光是月下雪上大脚鞋体验的最美注脚。这样的时光才是全部的意义所在。

艾伯塔省旅游局 | John Pr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