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网站使用 cookie,以为您提供更好的在线体验。使用此网站或关闭此消息即代表您同意我们的 cookie 政策。
CN
  • AU
  • CA
  • CN
  • DE
  • JP
  • KR
  • NL
  • UK
  • US
  • MX

艾伯塔省一座小小的国家公园助力拯救全球的美洲野牛

Michael Hingston

Travel Alberta

Sep 26, 2017 - 阅读时长约 13 分钟

这是 2月里一个寒冷、多云的早晨,地点是班夫国家公园(Banff National Park)东部边缘的一个偏远山谷。五个改装过的集装箱在地面上晃动。里面装的是美洲平原野牛,一个集装箱装三到四头,不是太拥挤,总共有 16 头。每头美洲野牛的一只耳朵上都有一个编号标签,脖子上戴着一个特殊项圈,它们的角上套着橡胶软管,用胶带粘住,以免彼此意外抵伤。

在外面,一群加拿大公园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穿着森林绿的外套,戴着绒线帽,等待着信号。很快,他们就收到了信号,打开了集装箱。“那是每个人都在等待的时刻,”负责该项目的公园员工生物学家 Karsten Heuer 说。突然,重达数千磅的美洲野牛向牧场冲去,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就这么搞定了:野生美洲野牛消失了一个多世纪,令人痛心。如今,它们又回到了加拿大第一座国家公园。

对于每个参与的人来说,这都是具有历史意义、令人感动的一天。但这些美洲野牛的故事实际上开始于前一天下午,地点是在大约 400 公里外的麋鹿岛国家公园(Elk Island National Park)。这座公园四周围着围栏,面积为 194 平方公里。这里是美洲野牛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这里也是美洲野牛(10 头怀孕母牛和 6 头公牛,均为两岁)最初被装入集装箱的地点,这些集装箱固定在一队平板皮卡上,然后车开了 5 小时来到 Ya-Ha-Tinda 牧场边缘的东南方。在那里,集装箱停留了一夜,一名训练员利用扬声器系统播放莫扎特音乐,让美洲野牛保持平静。第二天早上,一架直升飞机将每个集装箱提到空中,逐个运到 15 分钟路程之外的黑豹河谷 (Panther River Valley),加拿大公园管理局团队在那里急切地等待着它们。

然后,有人可能会争辩说,美洲野牛的故事实际上开始得更早,具体说来是 20 年前,当时班夫镇(Town of Banff)终于关闭了连续经营了 100 年的美洲野牛圈养围场。严格说来,相比野生美洲野牛来说,这些美洲野牛属于供观赏的牛群。它们与生态系统没有互动,受到庇护,不会面临捕食者,而且必须提供补充干草作为食物。但它们还是美洲野牛。只是在工作人员发现围场实际上阻碍了公园里其他野生动物的迁徙时,他们才决定永久关闭。

不过,这些美洲野牛的故事真正意义上始于 19 世纪晚期,当时欧洲人过度捕猎,导致这一物种濒临灭绝,之前数千万头美洲野牛遍布整个大陆。美洲平原野牛从一个关键物种 —更不用提它们对于许多原住民来说具有极大的实用意义和精神意义 — 只一代人的时间,就成为逐渐消失的记忆。

然而,在情况最糟糕的时候,出现了一个新的希望。20 世纪初,埃德蒙顿(Edmonton)东部的麋鹿岛国家公园出乎意料地开始拯救美洲野牛,此前这座公园对野牛并没有兴趣。此举旨在保护它们免遭灭绝,帮助它们在加拿大和其他地区形成新的牧群。


20 世纪初,埃德蒙顿附近的麋鹿岛国家公园从平头印第安人保留区 (Flathead Indian Reservation) 获得了一小批几近灭绝的美洲野牛。从那时起,公园的种群恢复繁殖计划就开始促进全球范围内美洲野牛栖息地的重建。

Noel Hendrickson

麋鹿岛国家公园挽救的物种

今天,麋鹿岛国家公园不仅仅是艾伯塔省一处隐秘的瑰宝,更是一个不断发展的国际旅游胜地,也是数百头美洲野牛亚种(美洲平原野牛和美洲森林野牛)、大量麋鹿和 250 多种鸟类的家园。游客们冬天可以在风景如画的阿斯托廷湖上滑冰,夏天可以在公园周围的 60 多处露营地露营,包括被称为 oTENTiks 的全新混合帐篷/木屋,而且全年都可以观赏到这片大陆上最壮美的一些动物。但这座公园最初的成功可以归结为一个词:围栏。

在 20 世纪初,随着野生美洲野牛的数量锐减到接近灭绝的程度,加拿大政府决定从美国私人农场主手里购买一些幸存的美洲野牛,然后将它们运往北方。但在加拿大一侧有个难题。最初的安排是把这些美洲野牛送到水牛国家公园 (Buffalo National Park),这座公园靠近艾伯塔省中东部的温赖特镇。(术语简介:北美的“水牛”实际上都是北美野牛,这两个词可互换使用。)但该公园的围栏还没有准备就绪。与此同时,麋鹿岛国家公园已经完全用围栏围住,而且它位于拉蒙特镇附近,那里有一个火车站。因此,作为权宜之计,北美野牛被送到那里,那里当时主要是麋鹿保护区(因此得名)。到水牛国家公园 (Buffalo National Park) 终于将围栏建好时,政府决定将 50 头美洲野牛永久留在麋鹿岛国家公园。

水牛国家公园 (Buffalo National Park) 在几十年后就会关闭,其土地在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转给联邦国防部。

二十五年后,为了巩固其作为美洲野牛中心的新位置,麋鹿岛国家公园购买了另一个牛群:这些是体型更大、更稀有的美洲森林野牛亚种,它们来自该省北部边境的森林野牛国家公园。为了将牛群分开,麋鹿岛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决定使用 16 号公路作为分界线,这条公路本来就穿过公园的中央。今天,这条分界仍在发挥作用,美洲平原野牛在北侧游荡,而美洲森林野牛则在南侧活动。像大多数埃德蒙顿人一样,我曾多次驾车驶过麋鹿岛国家公园。但是,每当我经过公园入口标志左转弯时,看到一群有几分笨拙又有几分严肃的面孔从灌木丛中冒出来,我都会情不自禁感到惊讶而有趣。那种感觉就像是它们亲自出来欢迎我到它们家一样,今天也不例外。

美洲野牛真的与我们息息相关

Samson Cree 民族的酋长 Kurt Buffalo 表示

“它们是非常聪明的动物,”Heuer 面露敬畏之色,看着远处说道, “它们非常敏感,反应灵敏,对我来说真的很鼓舞人心。它们的体重可以达到 2000 磅,但当它们开始小跑时,轻快得就像瞪羚一样。它们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还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感。”Heuer 也很了解野生动物。他是一名训练有素的生物学家,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户外运动家。2007 年,他与妻子和两岁的儿子走遍全国大部分地区,试图追随加拿大著名自然作家 Farley Mowat 的步伐,为国家电影委员会拍摄一部纪录片。

Heuer 仍对美洲野牛充满敬畏之心。而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感觉的人。现在,距离选中的 16 头美洲野牛被送到班夫国家公园只有几天时间了,我跟一群加拿大公园管理局工作人员、第一民族酋长和长老以及其他支持者,在麋鹿岛国家公园见证条约 6 和条约 7 区域(分别包括艾伯塔省和萨斯喀彻温省的中部以及艾伯塔省南部)代表民族的祝福仪式。这些民族有多个庆祝的理由。除了美洲野牛回到班夫之外,他们还签署新条约,承诺共同努力保护和扩大美洲野牛在北方大草原的栖息地。Samson Cree 民族酋长 Kurt Buffalo 表示,这是一百多年来多个第一民族签订的首个此类文件。很巧的是,这次相聚也是因为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将他们的祖先联系在一起的动物。


“美洲野牛真的与我们息息相关,”Buffalo 表示,“我们的仪式就源自一直以来美洲野牛给予我们的馈赠。”另一位酋长喜欢称美洲野牛为“第一家沃尔玛超市”,为原住民提供了一切,包括食物、衣物和工具。因此,它们如今在平原上消失更加令人痛心。“想象一下,在您自己的家里,您会听到孩子们的脚步声,天天如此,”Buffalo 说道,“您已经习惯了它们出现在那里。但突然它们消失了。一切变得安静。地球母亲同样如此。地球母亲在等待美洲野牛群回来。”

历经数年努力,这个牛群才重归家园。班夫国家公园的工作人员在 1997 年开始讨论将野生美洲野牛重新引入景区,当时表演围栏已永久关闭。到 2010 年,这个想法被纳入公园的 10 年管理计划。这引发了广泛的研究、分析和建模,以确定美洲野牛将会对公园产生怎样的积极和消极影响。

Heuer 立刻指出,他们尽可能保持这个过程的谨慎和全面。但他也显然对这个项目的范围及其引起的更大范畴、几乎涉及到生存的问题感到兴奋。“作为现代世界的人们,我们在多大程度上愿意接纳需要空间的动物?” Heuer 问道,此时入选的 16 头美洲野牛在他身后的远处平静地呼呼大睡。“我们愿意为生态做多少事?这是我一生都在利用各种资源探询的一个边缘,我认为,这也正是真正吸引我参与这个项目的原因。”

总之,出于保育目的,来自麋鹿岛国家公园的 2500 多头美洲野牛被送往其他地方,包括加拿大的各个公园,从斯喀彻温省南部到育空 (Yukon),再到蒙大拿州的印第安人保留区,甚至是太平洋对岸的俄罗斯都有。公园解说员 Lauren Markewicz 表示,目前北美有 11 个美洲森林野牛保育牛群;其中 8 个是利用麋鹿岛国家公园的野牛形成的。


“它们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还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感,”美洲野牛方面的生物学家 Karsten Heuer 说道。Heuer 是负责班夫重新引进计划的生物学家,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户外运动家。他曾与妻子和两岁的儿子走遍加拿大,试图追随著名作家 Farley Mowat 的步伐,拍摄一部纪录片。

Curtis Comeau

除了长寿之外,它们还有其他优势。由于这座公园完全采用栅栏封闭,而且由于其可靠稳健的疾控计划,加拿大食品检验署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认为麋鹿岛国家公园的美洲野牛没有值得报告的重大疾病。“有了这种认证,我们就有可能将美洲野牛转移到其他地区,而且风险非常低,”麋鹿岛国家公园美洲野牛管理计划负责人 Pinette Robinson 说道。近年来,该公园还根据著名畜牧专家 Temple Grandin 开发的系统,改造了美洲野牛运输方法,旨在将野牛的压力水平降至最低。麋鹿岛国家公园的新畜栏具有光滑、弧形的墙壁,以及一系列隐蔽的高架步行小道,人类可以由此通过。

当然,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帮助美洲野牛做好准备,让它们在集装箱里飞过高大的加拿大落基山脉(Canadian Rocky Mountains)。但是,麋鹿岛国家公园的 Robinson、Heuer 和每个人都在尽他们所能,让它们在飞行过程中尽可能放松。

这项工作刚刚在班夫启动

多亏麋鹿岛国家公园的朋友们,班夫国家公园才能再次开始引进美洲野牛群。但对于 Heuer 而言,工作还远未结束。在接下来的 16 个月,他将观察这些动物,它们被安排在一个 45 英亩的“渐进放归”牧场中,在此期间雌性将生育两次。这个过程将让母牛和小牛熟悉周围的环境。接着在 2018 年 6 月,美洲野牛将进入一个更大但仍相对孤立的区域,大小大约相当于公园五分之一的面积。

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如果我们希望以一种认真严肃的方式恢复美洲野牛种群的数量,这个过程非常重要。而对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来说,将第一批这 16 只美洲野牛放归他们的祖地意义重大。“这对我来说太鼓舞人心了,”Heuer 说道,“这个项目旨在恢复美洲野牛种群的规模吗?不是。但我认为,我们正在播种,让这样的动物可以再次出现在它们已经消失很久的地方。这非常让人振奋,我认为对游客来说也是如此。我已经看到许多人因见到美洲野牛而感到震撼。”

恢复美洲野牛种群将会在许多方面影响公园的生态系统。它们会与许多植物和动物物种相互影响,这些物种必须重新学习如何与美洲野牛共存。但相比对许多加拿大原住民的心理影响,这种实际影响微不足道。

“从几近灭绝的程度到现在达到的数量,这个过程中美洲野牛让我们看到它们本身的各种特质以及它们坚定地生存下去的决心,”Buffalo 笑容满面地说道,“这是一种顽强的动物。”他补充说,美洲野牛也有我们人类可以学习的经验教训。“这是因为,如果我们不立刻关心地球母亲,那么我们很快就会进入灭绝的名单。”

值得庆幸的是,人类并不需要租架直升机飞到班夫荒野欣赏美洲野牛。只要跳上汽车,从埃德蒙顿向东沿着公路行驶到麋鹿岛国家公园。然后留意一下欢迎人类的美洲野牛牛群即可。您看到就知道了。



体验提供商